国宝熊猫死的蹊跷

2022年9月5日 by 没有评论

胖乎乎圆滚滚慢悠悠,整日靠卖萌为生,自带黑眼圈和微笑buff,十分儒雅随和。一块石头爬一天,一根竹子啃一上午,懒懒散散舒舒服服,看到他们就觉得心情舒畅——大家给了它们一个昵称,叫滚滚。

而四川,因为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和气候优势,是最适合大熊猫生存和培育的,很多人去成都玩也一定会去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参观,就是为了亲眼目睹大小芝麻团子的憨态可掬。

然而昨天,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发出一纸讣告,两只出生在2019年10月的大熊猫幼崽、双胞胎“顺顺”和“溜溜”先后于5月病亡。

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解释,从4月26日开始,两只熊猫开始出现拒食、急性腹泻的症状,基地隔离了它们并且采用了必要的治疗和营养手段,但随后两只崽发生了严重的过敏反应,一次比一次严重,最后,7个月大的顺顺和溜溜,分别在5月11日和5月20日,因为多器官功能衰竭而离开了世界。

小天使离去,对大家来说都是一件很难过的事情。评论里很多关心大熊猫的人开始质问:为什么4月的时候大熊猫纷纷生病?为什么顺顺溜溜的死讯隐瞒这么久?其他熊猫怎么样?

这是大熊猫的“猫粉”群体,他们日常关注大熊猫的身体状况,基地关闭,他们就在培育基地的直播摄像头里“吸熊猫”。

和普通吸熊群体不一样的是,我们眼中除了体型以外都一样的黑白团子,他们可以分辨的明明白白,不仅清楚地知道每一只的名字,也知道每一只的室友都是谁。

本来应该在外场活动的大熊猫“宝妹”不见了,“大美“”在直播里显得状态很不好,口吐白沫、抽搐腹泻;

和川仔同住的几只大熊猫消失在直播里,和大美同住的大熊猫也消失,基地说要隔离观察。

这就很奇怪了,从4月21日开始,大熊猫里消失的消失、发病的发病、隔离的隔离,前后时间都不超过十天,多只熊猫都出现了问题,这是什么病,又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?

尤其是“顺顺”“溜溜”和它们的妈妈“丫头”,关心它们的人从四月问到六月,基地的答复一直是没有消息。

可能是实在抵不住公众的询问和关怀,7月6日,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才发出了姗姗来迟的声明,告知公众顺顺溜溜在一个半月前已经去世了。

由于繁育基地的解释是生病,熊猫粉也只好接受。毕竟人的身体也有种种无法改变和预测的疾病,然而令他们不能接受的是,为什么这么多熊猫,几乎在同一时间大家一起拒食、腹泻、导致群体被隔离?

除了顺顺溜溜外,还有一些熊猫既不知道身体情况如何、也不知道现在在哪、甚至不知道得了什么病。

沿着这条要说法的微博延伸,其实很容易发现,很多关心熊猫的人苦基地已久,大家都在替熊猫鸣不平。

这只熊猫叫“成实”,一只拥有几十万粉丝的网红、曾经的“小灰灰”,是很受人喜欢的男孩子。

这只叫“园月”,女孩子,两只都是2016年出生的熊熊,园月比弟弟大两个月。(是的我也没看出两只的区别)

因为之前上过《天天向上》,这两只成了当之无愧的“网红 ”,后来也被成都培育中心借给了仙盖山动物园。

说是“借”,但其实仙盖山动物园需要付一笔资金给繁育中心的,就像我们曾经借熊猫给别的国家一样。

而今年4月,成实开始出现了在繁育基地没有的“采食竹笋较差”的情况,换的竹子成实进食状况不好,然而基地也没有如约给它们空运吃得惯的食物;

而且最近天气炎热,两只宝宝只能连日在室内活动,根本没办法出去,因为外面温度不适宜且没有相应的降温设备;而内场也有问题,长期呆在内场且内场没有丰容,很容易造成熊猫的刻板行为。

所谓的刻板行为就是无意识、无目的、反复无聊的重复某一个动作,比如倒着走、玩舌头、左右摇晃等等。而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的熊猫状态,和在野外生活是完全不同的。

这并不是仙盖山的环境第一次被人诟病了,之前采访时被问到设施不全面时对方的回应是在“一点点改变”,但是现在看来,仍然有新问题存在。

然而去号称花费了49亿建成的动物园打工后,却活生生饿瘦一大圈,身上瘦骨嶙峋病态顿显,一点也不像平时憨态可掬的样子;

成实和园月的状况让很多关心熊猫宝宝的人不满,但是至今培育基地和动物园都没有给出令人满意的回应。

这种事情还有很多,今年4月,神树坪基地的大熊猫“禄禄子”也去了熊猫星球。

前一天晚上就有网友在直播的时候发现它一直吊着不动,担心出意外,打电话给保护中心却没有人接;7个小时后才被工作人员发现,已不幸死亡。

对此,保护中心的解释是:“背对着参观区,无法看清面部,远看就像在休息。”

在休息?背对参观区?这能成为理由吗?毕竟连网友都能发现的事情,管理员怎么会发现这么慢?

而且大家还发现了另一处管理问题,早在2018年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就严格规定,禁止商业性近距离接触圈养大熊猫;

细则里也明确规定,不允许以商业性近距离接触人工圈养大熊猫;基地中心也在各处标识栏上反复提示,不允许游客近距离接触、抚摸大熊猫等等。

然而就在严格要求保持距离的保护基地里,有个叫李依晓的艺人却可以和它们近距离接触,视频里李依晓坐在原地,用一只穿着防护服的手把幼崽“金玉”放进了她怀里……

请问是谁允许这种行为的、又是谁把熊猫宝宝放进外人怀里的?不是说不可以近距离接触吗,这又是怎么回事?

然而很多人觉得熊猫粉丝过于关注这群“小畜生”,还“道德绑架”繁育保护中心,管得太多。

全世界人民都很喜欢大熊猫,这些年有不少国家来租借过,大家都像护着宝物一样小心翼翼地对待他们,对我们的国宝不好的人会受到所有人的抨击。

而大熊猫繁育基地并不和普通动物园一样,它号称是一个“从事濒危野生动物研究、繁育、保护教育和教育旅游的非营利性机构”,不仅对外收门票开放,还正在筹备建设国家实验室。

因为基地不仅仅是一个商业场所,熊猫更不是老板的所有物,所以出现这样的状况,伤害的不仅是爱熊猫、爱动物人的心,更是这群濒危动物本身。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